新闻详情
金融业三大支柱“互联网”其实啥也不是只是向“人”的回归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4-05-15 23:44:4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今年两会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“互联网+”行动计划,“互联网+”这个新名词便火遍了大江南北,各个行业都开始将“互联网+”放在嘴边。互联网是什么?“互联网+”加的是什么?这些问题成为人们争相讨论的热门话题,每个人都据理力争,摆出理由千万,但追其本源,终究离不了“人”这个字。

  1999的末日预言没有如约而至,对新世纪充满展望与期许的中国,正式拉开大互联网时代的序幕,极客们带着技术纷纷投入互联网这片广阔的创业海洋中。

  第一代互联网来源于技术的萌发,创业家也是产品的创造者,开发一个网站,从数据库,文件存储,中间件,到前台页面,几乎都要IT人员手工地从头写起。这时的互联网是属于IT人自己的帝国,他们信心满满、朝气蓬勃,他们技术为先、爱好为上,他们是国王,也是臣民。

  网易的创始人丁磊是第一代互联网的代表人物之一。丁磊在创业之前曾是中国电信的一名技术工程师,后担任美国数据库软件公司——美国赛贝斯(中国)公司(Sybase)的技术支持工程师。他放弃高薪工作,选择创业的原因仅是因为“为别人打工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”,这大概是当时许多创业者的初衷——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  网易的成功开始于免费电子邮件服务以及免费域名系统。网易是国内首家开通电子邮件服务的互联网公司,其免费邮件系统是丁磊与陈磊华推出,陈磊华作为网易的技术骨干,负责了整个网易免费邮件系统的程序编写。这个系统除了服务于网易自己还出售给263.net等众多互联网公司。网易的邮箱至今仍是国内主流邮箱之一。而免费域名系统更是为当时的网易带来百万用户。

  那时的互联网以流量为胜,在线上创造出万亿规模空间的游戏和广告市场,有用户,有流量,即为王。大多公司像网易一样,通过免费服务吸引流量与常驻用户,吸引广告与游戏入驻,以此盈利。

  可以说,当时的互联网游离于中国整体经济之外,与中低端的制造业更是毫无关联,最初的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大概除了阿里巴巴之外大多都偏向于媒体。第一代互联网的天下是由门户、游戏、搜索、社交组成,受众大多是受过高等教育,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年轻人。第一代互联网,并未真正融进人们的生活中,大部分人群被隔离在外,互联网对于他们来说仅仅是一个新潮的名词,一个时代的符号。但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,大众需求的多样化,互联网最初自娱自乐式的运作模式逐渐成为桎梏,若不改变,便会止步不前,直至覆灭。因此,互联网从第一代走向第二代成为发展的必然趋势。

  第二代互联网不再仅用流量说话,与线下的结合,使互联网的竞争形势更加丰富,竞争状况愈加激烈。中国网络视频行业的风起云涌便是第一代跨入第二代的缩影。网络视频网站一直依靠流量说话,以流量为资本带动广告提价,以此使流量变现,优酷土豆便是其中代表,尤其是自2012年两家合并,更是成为流量垄断巨头。但当以乐视为代表的后来者带来版权之争,“流量为王”的状态便被打破。由“正版版权”引起的战役,彻底颠覆行业竞争规则。乐视更是通过获得《甄嬛传》独播权,使流量迅速聚集到自身平台,摇身跃进在线视频一线阵营,并掀起一场争夺“独播版权”的风潮,使得优酷土豆这些原巨头也不得不投身进这场战役,与众多“新秀”平分天下。

  当互联网进入第二代,便不再扮演一个高傲的独行者,而是成为“最佳合伙人”,联合各个行业,依据自身的信息技术优势,将产业链拉长。不论是云和大数据,还是各种电商模式,都摆脱过去封闭、独立的发展模式,转为更为高效、开放的模式。这种模式便是“互联网+”。

  互联网不能再仅仅是一个新潮的符号,不能再是闭关自娱的孤独狂欢,而应该彻底冲破桎梏,与社会中的方方面面联系起来,走到每个人身边,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。像蝴蝶破茧而出,这时的互联网便是互联网又一黄金时代,甚至更加辉煌。

  什么是“互联网+”?“互联网+”是利用互联网的平台,利用信息通信技术,把互联网和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结合起来,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,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。

  第二代互联网让互联网人从线上走到线下,让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业从线下接入线上,这是一种奇妙的结合,两种看起来截然不同的事物走到一起,不是彼此取代,而是互相融合,彼此促进。“互联网+”是这种“结合”的生动概括,加号后面可以是任何行业,不论是零售、媒体还是餐饮服务都可以与互联网结合。

  有人认为互联网为传统行业带来的改变是负面的,此时的繁荣背后孕育着泡沫。“互联网+”的确对资本有着深刻的影响,并已经形成可观的“造富”效应,众多公司受效应影响纷纷宣布“触网”,产业资本大规模向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转移,资本市场上一片繁荣景象。

  目前,国内传统资产投资进入调整期,产业资本焦急寻找新的出口,而互联网正好符合产业发展趋势,可为产业资本提供最为切合的出口。“互联网+”带来的泡沫是良性的,可减缓资本的躁动,催动创新,掀起创业潮、改革潮,改善经济低平的大环境,带动经济发展。

  “互联网+”的加号不仅表达的是一种全新的产业合作模式,同时意味着一种创新、一种变革,一种打破既有利益格局的魄力。以小米为例。小米利用网络社交平台进行产品与品牌宣传,通过电商直销,抓住消费者的“饥饿”心理,以极低的成本迅速形成规模巨大的小米大军,它不仅破坏了原有手机厂商的渠道优势,更破坏了传统手机厂商的品牌优势。小米的成功敲醒了传统厂商已固化的大脑,小米式的互联网营销模式也成为传统厂商制定战略的参考对象。

  不论小米的营销方式是否讨人喜欢,至少它是成功的。“互联网+”不可能取代任何产业,但其对原有固化模式的破坏,可产生巨大的能量,并以此催化创新、引领创新,而创新,恰恰是一个行业发展最需具备的巨大能量。

  人们总说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,“互联网+”让各行业躁动,时刻准备着喷薄而出。这个时代机会无限,但危机也如影随形。

  “互联网+”市场的繁荣也意味着激烈的竞争,一些企业为了迅速享受到巨大利润,不惜越过道德,甚至是法律的边界:进行不负责任的抄袭、制造质量低劣的产品、不顾用户隐私、过度营销,等等。这些不良现象为“互联网+”造成极恶劣的影响。“浮躁”,不知不觉中成为形容互联网市场的关键词之一,长此以往,会使人们对互联网产生误解,面临信用危机。

  “人”是互联网以及各行业服务的主体,也是其发展的原动力,不论是哪个行业,当脱离了“人”便会走进发展困局,直至彻底沉没于市场中。

  华为的消费者BG CEO余承东曾说:“这个时代太浮躁,我们更需要专注的精神。”专注的精神,也就是要求企业专注于做好产品和服务,即给予用户最佳的使用体验以及售后体验。华为虽不是做手机出身,但其在电子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他的壮大,离不开这种对于“人”的专注。华为拥有大量的射频实验室和微波暗室来测试手机辐射,保证其搜集可他改过世界上最严苛的测试标准。在美国、欧洲的所有测试中,华为手机比其他品牌测试的辐射低很多。辐射的高低与否是肉眼看不到的,更没有多少人会专门去测量的,但华为却花费了大量人力、物力投入其中,因为华为认为这些努力是在为消费者考虑,为消费者提供价值,而这些对消费者的关注,必定会化为能量,推进华为继续发展。华为Mate7在发售前后并没有走当今手机业“疯魔”营销的路子,但销售情况依旧火爆,这就是其努力得到回报的最好印证。

  这的确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,互联网的神奇能力使其成为一把锋利的双刃剑,是否被剑所伤,取决于对“人”的态度。互联网固然伟大,但终是成就于人,如何利用、如何使用,也该是由人决定。互联网本身,也是由人创造的。创造的前提是想象。在这个充满颠覆与创造的时代,要颠覆的是不合理的旧世界,要创造的是更合理的新世界。对于那些即将创造真正伟业的创业者们,这就是动力。

 
 
脚注信息
金海岸娱乐软件开发企业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9-2023   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